德國
Leave a comment

邁森 Meissen ─ 薩克森的白色金子

邁森 meissen

”如果非要説我有病的話,那就是我太愛中國的瓷器了”

~奧古斯特二世

我有錢,你有瓷器嗎?比派頭的外交禮物

安德烈亞‧曼帖那〈賢士朝聖〉畫作上,最年長賢者向聖嬰耶穌呈遞作為禮物的黃金,把它盛放在彼時歐洲人認為東方所能提供最珍貴容器內─來自中國的青花瓷杯,月白青藤、勾勒花鳥風月,自煙熏火燎轉生的瓷,風靡百年歲月,在歐洲宮廷殿堂裡蔚然成風:法王路易十四為它築宮,貼上藍白瓷磚向來客炫示、英國瑪麗女王在漢普頓與肯辛頓宮設計瓷屋、柏林夏洛藤堡宮,腓特烈一世為妻子蘇菲打造房間以陳設器物,意象紛繁、維度交織。王公貴族對瓷器狂熱,更延伸瓷器病(Porzellankrankheit)戲謔說法,若沒有幾只精緻瓷器,恐羞於見人。17世紀,一只中國瓷器還能買下阿姆斯特丹整整450棟房舍──讓本來打劫葡萄牙商船致富的荷蘭人,成立荷蘭東印度公司,開啟近兩百年的興盛貿易。

18世紀,德意志各邦政權角力,外交禮物用來顯擺國王派頭,推選為波蘭國王的奧古斯特,亟欲證明自己也能拿出王者風範的饋禮時,「巧遇」煉金術士約翰‧伯特格爾,與數學家埃倫弗里德‧瓦爾特‧馮‧契恩豪斯,三位各自擁有財富權力、科學知識與不懈精神的「夢想家」聯手,燒製出第一只無釉瓷杯,從此顛覆瓷器與歐洲命運。

瓷器成為杯觥,從貴族走入平民

當可可、咖啡與茶在17世紀進口到歐洲,這滾燙液體令金、銀、玻璃器皿顯得很不實用,自東方飄洋的杯具不僅價高且過小,眾人便將眼光轉移新開發的邁森瓷器,薩克森國宴上於是擺出一系列精緻瓷器、餽贈其他王室貴族,果真吸引義大利貴族向邁森下訂,製作盾形紋家徽的瓷器咖啡組。

18世紀中葉,德勒斯登的成功被歐陸各地工廠複製,這「邊沿描金的邁森瓷盤」,不再是王侯獨佔祕寶,而迅速成為中產階級家庭用具,托馬斯‧曼《布登勃洛克一家》寫到:冗長宴會上,僕人在女主人犀利目光注視下,小心地把盛著魚肉和煮火腿的瓷盤端來,主菜搭配以洋蔥湯、蛋白杏仁餅乾甜點、山莓和蛋奶糊。

17世紀,一只中國瓷器還能買下阿姆斯特丹整整450棟房舍。

 

瓷器獸苑,狂熱王者的外交手段

洛可可風格廳堂環繞庭園,是曾用600龍騎兵向普魯士國王換151件中國瓷器的藝術狂熱者─奧古斯特,於1711年築堡建城的茨溫格宮,不過11年光陰,他便「回贈」普魯士王后蘇菲一組特製瓷器:細膩透亮、質地堅硬、釉面成玻璃狀,尤其金色無所不在──花飾與邊框皆可見。

在統治者們炫耀珍禽異獸時,他反其道用瓷器築構獸苑鳥園,鳥兒彩繪鮮豔、孔雀豎尾開屏、狗兒翻鬧嬉戲…然明星是一對犀牛,仿自杜勒著名木雕版畫,將二維圖樣轉化三度立體形象,揉合18世紀歐洲最偉大成就於一體:印刷機發明、天才杜勒、瓷器誕生。

鍾情於瓷,讓奧古斯特從「強者」成為「富者」,畢生擁35798件瓷器,除邁森瓷器亦不乏中、日珍寶,其中有田燒乳白色瓷肌搭配紅、藍、金彩繪,與巴洛克建築相互輝映,被視為財力象徵因而王公貴族競相收藏。

奧古斯特從「強者」成為「富者」,除 邁森 瓷器,亦不乏中、日珍寶,其中 有田燒 乳白色瓷肌搭配紅、藍、金彩繪,與巴洛克建築相互輝映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