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國
Leave a comment

酒迷與他的故鄉 ─ 波爾多 Bordeaux

波爾多 bordeaux

假如你生活在中世紀歐洲,貴族人手一杯葡萄酒,晝夜微醺醉臥是常態。彼時的葡萄酒與宗教掛勾,無修道院不釀酒。薔薇酒色香氣、舉杯觥籌狂歡,不僅社交必備,還能強身健體,為當時不完備的飲用水系統殺菌、防病疫。

夜夜笙歌中世紀?社交全靠葡萄酒

拜希臘人和腓尼基人航海技術所賜,葡萄酒傳入歐洲,被用作戰士的獎賞、榮耀的象徵,此前更是祭品。古埃及人相信,葡萄酒是「太陽神的汗液」,連結來世今生,列為法老殉葬品。他們在每罐酒上詳載年份、產地與釀酒師等訊息,是世上最早酒標系統。

東西方對葡萄酒妙處有志一同。《詩經》記載,「薁(葡萄古稱)」可釀出使人長壽之物。姑且不論療效,醇厚單寧酸、花果與煙燻奇香雜揉其間,品嘗時光淬鍊的雋永、鬆弛身心的愉悅,教人如何抵擋?

對中世紀歐洲貴族而言,不喝酒別說你懂社交。

 

上帝的人間釀酒使 ─ 波爾多

“啊,我的故鄉,以她的紅酒聞名天下!”

─羅馬帝國詩人歐頌(Ausone)

彷彿是上帝的人間釀酒使,波爾多葡萄酒占盡地理氣候優勢,早早受歐洲貴族青睞;北緯45度溫潤氣候,加隆河沖積出深厚礫石的砂質黏土,鎖住深秋到早春的豐沛雨水,使葡萄藤得以抵禦炎夏風暴,成長為晶瑩飽滿的漿果。

自羅馬時期始,縱橫十萬公頃的產區,是勃艮第五倍之多,每年產出八億瓶紅酒,為法國貢獻15%的外貿盈餘。嬌陽照射在葡萄厚實表皮,採收後的顆粒去梗破皮,於桶槽發酵數週,待經年累月,熟成帶有黑醋栗與黑莓風味的波爾多混釀。

12世紀,當地女公爵與英國孔雀王朝繼承人亨利聯姻,新任駙馬為示好,便指定波爾多為葡萄酒交易區,乘著恢弘大英帝國軍艦,波爾多酒航向世界。而後拿破崙三世為巴黎萬國博覽會制定「1855分級」,奠定波爾多酒莊分級,彰顯國威之餘,五大酒莊名聲不脛而走。

自羅馬時期始, 波爾多 縱橫十萬公頃的產區,每年產出八億瓶紅酒,為法國貢獻15%的外貿盈餘。

 

左岸微醺,品飲生活的甜蜜

在琳瑯滿目的酒莊中,波爾多左岸歷史悠久。芬芳欲滴的空氣、鬱蔥的田園風光,是梅鐸(Médoc)數世紀如一日風景。葡萄園漫坡遍野,文藝復興和中世紀建築綿延五十英里,這裡恪守傳統釀酒工藝,以歲月養出優雅而清澈酒液。創新如「梅鐸馬拉松」,數款卡本內蘇維儂佳釀,佐本地特產生蠔、起司和牛肉,致敬揮汗追逐美酒的饕客。

沿加隆河上行,美國名牌車卡迪拉克(Cadillac)實出自一座村莊名,也是波爾多少數彌珍的白酒產區。純淨柔和的甜白酒與甜點和鵝肝搭配,輕巧詮釋法國諺語“La douceur de vivre”(生活的甜蜜)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