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大利
Leave a comment

科莫湖 Lago di como ─ 粼粼春光,理想的逸遊天堂

科莫湖 lago di como lake como

早在西元1世紀,羅馬皇帝奧古斯都,已慧眼識得 科莫湖 的美。自阿爾卑斯山脈消融的雪水,流淌到山麓倫巴底地區,荏苒百年又百年,鑄就 科莫湖 空靈的藍,人字形水脈劃破周圍群山,阿爾卑斯蔥蘢湖山盡現。

“上帝從科莫湖開始偏愛義大利”

──歐洲俗諺

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, 科莫湖 也是

奧古斯都率領王公貴族踏過羅馬大道,在此興建豪邸宮殿,後有英國首相邱吉爾、美國總統甘迺迪、金融世家羅斯柴爾德和一眾名人,前後在科莫湖置產別墅花園,令科莫湖美譽「義大利後花園」。
這座雪谷冰湖,無疑是上帝滴落阿爾卑斯的眼淚。不分盛夏凜冬,恆溫沁涼如許,又因溫暖濕潤的地中海氣候,醞釀異植奇香,沿岸家戶月桂、山茶花、杜鵑繾綣盛放,既有瑞士山景的絕塵清秀,又洋溢著北義的絢爛熱情。
在商業地位上,凱薩帝國開闢科莫湖水路,往來瑞義交通,後為海上絲路交會點,上好蠶絲綢緞輔以高超做工染色,至今在米蘭、巴黎與倫敦高定服飾占一席之地。

自阿爾卑斯山脈消融的雪水,流淌到山麓倫巴底地區,荏苒百年又百年,鑄就 科莫湖 空靈的藍。

 

皇室、商賈、名流,三人行必有富人焉

翡翠芳草縈繞山坡、屋舍和四季,科莫湖如身著一襲繡花羅裙的少女,直至暮靄,阿爾卑斯山脈飄渺入眠,裊裊晚鐘自湖面傳來,展現與白日截然不同的優雅,「於是你深信,只有科莫湖會尋到這般靜謐安寧的天堂。」一貫幽默犀利的馬克吐溫也不禁動容。

對許多19世紀浪漫主義文人墨客,此言不假。詩人雪萊盛讚它的美超越世間萬物,音樂家韋瓦第和李斯特在湖畔創作樂章。當曙光如檳金薄紗遮掩湖面,剔透水澤迎接晨曦到日落,遊人在露天咖啡座和小餐館慵懶發呆,感受慢旅行的美好。
若科莫湖是倫巴底之最,貝拉吉歐(Bellagio)便是科莫湖景之最。這抹阿爾卑斯山腳的清涼,令歐美貴冑醉心千年。小鎮矗立於湖央岬角,將湖泊一分為二,始自古羅馬尊貴的避暑勝地,至今常居民僅三千,維持著優雅風度。
漫步湖濱,沿鵝卵石盤山步道向上深溯,餐館、服飾店、香水與文青小店在兩側招攬來人,若走訪市中心,別忘瞻仰八百年羅馬建築聖雅各伯聖殿(Basilica di San Giacomo)的金碧輝煌。

旅人在 科莫湖 露天咖啡座和小餐館慵懶發呆,感受慢旅行的美好。

文藝復興私邸花園,瑰麗極致白日夢

〝濃豔〞二字雋刻在義大利人DNA,沿科莫湖畔琳瑯爭豔的義式花園,多是文藝復興的靡靡縮影。
油綠尖聳的木樨欖筆直如衛兵,守護爬滿綠藤與翠植的檸檬黃建築,油彩童話城堡,室內卻是比肩凡爾賽宮的巴洛克奢華,在巴比安內羅別墅(Villa Balbianello),現實與夢境曖昧無邊,這裡曾演繹《Gucci:豪門謀殺案》的暗黑童話,亦是《星際大戰2》美得太過科幻的婚禮地。
搖曳著地中海溫風的棕櫚樹,是奧爾莫別墅(Villa Olmo)的門戶,新古典建築在一眾義式花園顯得端莊。唯美湖畔如醉如夢,貝拉吉歐建於1808年的梅爾奇別墅(Giardini di Villa Melzi),即見證天才鋼琴家李斯特與瑪莉達古伯爵夫人的不倫戀。兩人在科莫湖畔生下次女柯西瑪,欣喜若狂的李斯特歌頌著:「唯有明媚美麗如科莫湖,能書寫兩位幸福戀人的故事。」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