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洲, 荷蘭
Leave a comment

馥郁喚五感.水路賞風華 旖旎荷比慢漫行

荷比-netherlands

風車、起司、鬱金香,似建構荷蘭語彙,風車實才是尼德蘭傳承與象徵,俗諺「上帝創造了人類,而荷蘭風車則創造了土地。」(God created man, Dutch windmill created land)便知分明,作為全境四分之一低於海平面的國家,與地爭土的荷蘭人,將北海畔一塊爛泥沼澤填海造陸,萬座風車並非學摩西分開大洋,而是將風力轉為動力以利排水,滄海變良田,萬物滋養的沃土長出青青牧草,於是荷人放牧牛羊,盈餘乳水製成濃郁起司如豪達、艾登舉世聞名;沙地留種鬱金香,復刻16世紀鄂圖曼土耳其貴族風華。

事事實際的荷蘭人,不吝將風車內部再做為鋸木、榨油、製染料等工藝工事,時至今日,蒸汽機、渦輪機取代多數傳統動能,但風車依舊是尼德蘭最大圖騰,鹿特丹市郊小孩堤防與阿姆斯特丹市郊的風車村,二處可見精彩,尤以雨後豔陽輝耀大地,翠綠莊稼和斑斕花卉──一如1886年,莫內看見的荷蘭印象。

春色滿園花開醉.夏妝綠絨草木盛

四月天,綠芽新吐,赤黃粉橘微綻放,鬱金香,同貴為土耳其與荷蘭國花,土人寄予信仰、卻令荷人瘋狂,始於富賈一方的商人寇斯特,一擲千荷盾換數十顆球莖──這價格可買下阿姆斯特丹河岸首排豪宅。歷經鬱金香狂熱,現今全世界最盛大的鬱金香花田就在庫肯霍夫花園(Keukenhof),千種鬱金香如王者強勢蟠踞,上百萬朵水仙、百合、風信子各姝競豔,人間最美。初夏時光,鬱金香謝幕,大地換上一襲綠紗,在梵谷森林公園騎自行車享受芬多精,是最接地氣玩法。

黑金VS象牙.荷比舌尖角力

瑩光飽滿、柔嫩汁甜,白蘆筍受歐陸氣候風土所致,每年春季盛產,是歐洲人餐桌上「可以吃的象牙」,一向不追捧美食的荷蘭人,卻明訂極上品者須長約25公分、直徑2.8~3.8公分,川燙後捲上燻鮭魚或火腿,即成舌尖春戀曲。

奶油、洋蔥、西洋芹提香,豪邁淋上白酒以大火收乾,轉眼酒薰鮮香瀰漫空氣,淡菜,曾被戲稱「窮人家的肉類」幸有比利時華麗變身,傳說18世紀時,冬季漁獲短缺,比利時人將淡菜取代魚類,加上率先種植馬鈴薯,薯條吸飽鍋氣,喫進馥郁精華,自此淡菜得道,譽之「黑金」,更講究的掌杓者只在每年7月至隔年4月盛產期供應。

春夏荷蘭關鍵字

  • 風車:每年5月第二個周六為風車節,全國風車掛紅披綠齊轉動,與旅人同樂。
  • 起司:從17世紀開始盛行的阿克馬乳酪市集,每年3月到9月底、每周五早上9~12點,滿滿起司讓紅磚變黃毯。
  • 鬱金香:國家鬱金香日(National Tulip Day)每年1月在阿姆斯特丹水壩廣場(Dam Square)舉行,超過20萬株鬱金香花毯鋪滿廣場,一夕之間變成花園,由民眾免費帶回家,吸引萬人空巷。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