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
Leave a comment

鹿野忠雄 遊台灣 150天台灣高山大縱走

鹿野忠雄 kano tadao

鹿野忠雄 ,資深登山客對他並不陌生。20世紀伊始,這名日本天才昆蟲少年,因追尋熱帶昆蟲來台讀書,卻在採集標本途中,與台灣高山與原住民結下一生情誼,長達150天的高山大縱走,險些因曠課過多被退學。

讓他忘情的台灣高山,究竟有何魅力?他曾在風雨過後的秀姑巒山群,感受紅檜和華山松的溫柔撫觸。目睹過獵人追捕小鹿,而思索人與動物的差別:「剛才茫然佇立於雲霧中的牝鹿,在我眼中其實像一個純潔的小詩人,惹人憐愛。」

也竭力讓自己融入「高山生活」,學習布農語、生吃鹿腦、飲鹿血,和泰雅族少女談戀愛,在淒風苦雨後的早晨,為耳邊傳來的布農山謠怔忪不已:「從原始人口中流洩出的原始韻律,此時已超越任何偉大的歐洲作曲家的曲子,穿透我的靈魂。」

遊人就算不背負沉重行囊,也能朝聖 鹿野忠雄 的北回歸線之旅。

帶著熱帶探險帽,穿梭台灣山林的廿歲少年 – 鹿野忠雄

置身隨時會被出草、暗流與歡歌並行的探險裡,鹿野忠雄帶著招牌「熱帶探險帽」,以過人意志,打開海拔千呎之上的高山潘朵拉盒,當年他才22歲。返日後,他在太平洋戰爭硝煙中出版《山、雲與蕃人》,被台灣山友譽為經典的山岳文學。

此外,他還是名出色的動物學家、地理學家及考古學家,曾攀登南湖大山、玉山、雪山、中央尖山等,拿著母親送給他的萊卡相機,拍攝雪山圈谷的壯觀場面,驗證台灣高山冰河遺跡,並駐紮紅頭嶼數月,成為當時唯一被達悟族允許登上拼板舟的外人。

不久,年僅38歲的他,卻在印尼北婆羅洲的一次調查中失蹤,被稱為「忘記回來的博物學者」(A naturalist who forgot to return)。

北回歸線的風景,阿里山與瓦拉米

鹿野忠雄看台灣,不帶一絲殖民母國對領地的俾倪,而是真心欣賞這塊雋麗多彩土地,他也並非只愛高山,行過玉山連峰、中央山脈最高峰─秀姑巒山脈縱走,也曾在阿里山靜養一週,心醉於那些未經破壞的原始林相。幾乎北回歸線橫越的高山淺野,都有他的足跡。

24歲的他在燠夏出發,與四名布農族人花了三天縱走了駒盆山、馬博拉斯山、秀姑巒山及大水窟山四山,稱這裡最具有台灣山岳的代表氣質─粗獷雄偉而神秘。

今時,遊人就算不背負沉重行囊,也能朝聖鹿野的北回歸線之旅;自東從日本理蕃道路八通關越嶺道的入口─瓦拉米步道,親炙鹿野所驚豔的南島生態,蒼翠濕潤的蕨類樂園。這裡是橫越中央山脈的八通關重要驛站,登山者必經之地。

自西,乘著同樣在日治時興築的林業鐵道「阿里山小火車」,沿窄軌蜿蜒而上,穿過晨霧、檜林與二萬坪,夢醒在鹿野筆下「淡藍色天空澄明如洗,薄陽把紅檜的針葉染成淡金色」的日出絕景。

鹿野忠雄 因追尋熱帶昆蟲來台讀書,在採集標本途中,與台灣高山與原住民結下一生情誼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